重尋家庭美境

關於部落格
生命歷程的經驗,生命成長的點滴,家庭中的各式議題,在這裡都可以討論與分享
我思,我聞,我寫
  • 43112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帖後三10-12 做工與吃飯

今早默想這段經文時,突然覺得很有意思,也許我的領受過於淺薄,但也願如磚拋出。從昨天的經文信息連接今天,引我注意的是,保羅用了一個非常平常的“畫面”要教導我們一個深刻的事。有沒有做工與能不能吃飯這麽平常,但為什麼保羅會用這麽多的篇幅來說呢?我相信應不是只有表面的意思。
 
在教會中,我們大約會看到幾種表現(這純粹是觀察),一種是很有異象、眼光,而且也可以看見他一步步發展的軌跡;一種是很有想法,也會說,但他的行動似乎止步於此;一種是沒怎麼聽他說什麽,但似乎卻在穩定中逐步成長、發展;還有一種是自己做不成什麼,但卻對每一件事都很有意見(我不確定保羅在此所說的是否為此類?)。最後一種是不說也不做什麼,研究教會的學者發現這種情況在教會還是普遍的現象,他們用了一個例子來說,就好像上萬人在球場看台看下面10個球員在打球,純粹是觀眾,最多就是吶喊助威。
 
教會要成長起來,不是人多就好了,而是要問是些什麼樣的成員,牧者對信徒對基本的期待是“委身於教會、屬靈生命成長”,這是最基本的期待,這是建造的第一個目標,因為同工團隊只能在這樣的人中產生,委身於教會對於教會的事奉才會盡心、盡力。在我服事這麽多年的過程中,不論我過去是負責專業事工,或今天牧養帶領教會,我向神求委身的同工的心從沒有改變。我曾交通過,受過我們同工訓練至少超過200對夫婦,但對於我們的事工委身參與的同工不到20對,我所謂的委身還只是當我有需要的時候會找的人,而且我一找就會排除萬難答應的。當然在我們的不同事奉項目中都有不同委身負責的人,可以讓我完全交托不用擔心。但這樣的同工在我們所有服事對象,或參與我們服事的人中,我粗粗估計不超過百分之五;是我們過於嚴格?還是標準太高?這其中有些細節及環境因素就不在此多說。反觀今天在我所服事的教會,願意參與服事團隊的比例遠遠高過以往,至於未來的配搭、成果如何,還需要看一段時間,還需要有一個互動的過程。記得我在神學院畢業時的禱告:“求主將我服事所需要的同工帶來,求主將服事所需要的一切恩賜賜下”,我到如今沒有忘記,神也按時、按我的需要成就。感謝讚美主!
 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